my’blog

新四军营长携枪离队,项英为何请示顾祝同?顾回复:枪毙!

作者:蓝颜也倾城

1938年春,50多名刚从抗大毕业的原红四方面军的师团级干部,告别了延安,向新四军驻地皖南挺进。

这批即将加入新四军战斗行列的干部中,有后来的开国中将王必成、张道庸(陶勇)、陈五和(陈康)等人。带队的是先后担任过红军师长和政委的叶道之。

途经武汉时,突然发生了让大家意料不到的大事。原红四方面军张氏借“祭黄帝陵”之机叛变投敌。支部书记叶道之立即召开了会议,大家一致声讨张的叛变。当时谁也不会想到,不久之后,叶道之会被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以“叛徒”的罪名处决。

初到新四军的延安干部,并没有开启新征程的喜悦,甚至可以说是很郁闷。

首先是人地生疏,新四军是由南方八省各地的游击队整编而来,很多干部战士都是说的方言,沟通起来比较困难。

再加上新四军副军长(实际是政委)项英,对“张氏的旧部”比较排斥,更让延安干部深感别扭,都有回归老部队,去干八路军的想法。

分配到第一支队任副参谋长的张道庸,自然也不例外。他既不适应项英,又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,干不好这个带副字的参谋长。

张道庸的波动,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都看在眼里。陈毅主动找到他谈心,劝他以大局为重,组织上相信他能干好这个参谋长。并且表示,以后部队发展壮大了,再给他做适当调整,让他继续带兵打仗。

至于对军部个别干部的一些做法不认同,可以提意见,但不能影响工作。

在陈毅的耐心劝导下,张道庸愉快地接受了新的工作。陈毅也没有食言,不久就安排张道庸带队挺进江北,建立了苏皖支队。多年以后,张道庸对这次谈话依然念念不忘。正是这次谈话,让他在新四军里扎下了根,成为日后战功赫赫的开国将军。

相比张道庸,叶道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叶道志先是被分配到第二支队4团当副团长。4团是由3支游击队合编而来,干部战士都说各种方言,张道之完全听不懂。

郁闷的张道之在和老战友聊天时,流露出想回老部队的想法。没想到隔墙有耳,有人听到谈话,向上面打了小报告,说叶道之要开小差。这下可好,上级当即将他撤职,下放到特务营当营长。

叶道之原来的下属徐长胜,也在特务营当参谋。他见叶道之整天长吁短叹,就把补充营营长陈五和找来劝解,陈五和原是红31军276团团长。三个失意的人聚在一起,是越说越伤心。最后三人决定,离开新四军,回老部队当八路军去。

这一天,叶、徐、陈三人准备好后,叫来特务营通信班副班长杨绍良带路,以勘察地形为名,携枪离开了驻地。

一行四人来到祈门县的一座大山后,叶道之对杨绍良说,我们三个人准备回延安去。你愿意就跟我们一起走,不愿意也不为难你。杨绍良想到擅自离队是严重违纪,就说自己要回新四军。叶道之等人就放他回去了。

杨绍良返回军部后,当即向上级报告了这一情况。项英闻讯大怒,即派侦察科长李志高率骑兵追赶。在追击过程中,徐长胜被杀,叶道之被抓回,只有陈五和一人侥幸逃脱。

张道庸听说叶道之被抓后,第一时间赶去看他。军部警卫连长谭知耕悄悄告诉张道庸,项英将叶道之定性为叛徒,说他们三人想逃往武汉投奔张氏,这次叶道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叶道之看到张道庸来看他,顿时泪如泉涌。叶道之告诉他,从他被抓回来起,就非逼他承认是去投奔张氏的。他已屈打成招,死到临头了。

张道庸紧紧握住叶道之的手说,你不能冤死,我要去军部为你呼喊。叶道之绝望地说,你不要去白费力气了,那样不但救不了我,还会连累你。你能来看我,我已经很感激了,谢谢你的战友之情。

随即,张道庸直奔军部。他不顾哨兵的阻拦,闯进项英的房间。

“副军长,放了叶道之吧,他是好人!”张道庸对项英说。

项英冷冷地看了张道庸一眼,呵斥道:“张道庸同志,回到你自己的岗位去,请注意你的立场,不要为叛徒说情!”

张道庸一听急了,他再次恳求道:“副军长,我愿意以项上人头担保,若叶道之真是叛徒,你连我的脑袋一起砍。”

“保叶道之,就是保叛徒!”项英大怒,“来人呀,把他拖出去,关进房间去。”

“叶道之是好人,不能杀,你以后会后悔的。”张道庸被几位警卫架着往外走,依然回头大声对项英喊。

项英是个说一不二的人,张道庸仗义闯军部,丝毫动摇不了他的决定。

按理说,处决延安派来的干部,应该请示一下延安才是。但只讲联合,不讲斗争的项英,却把电话打到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那里,请示说,有3名干部携枪叛逃,抓回了一名营长,如何处置?

顾祝同当即回复:“枪毙!”

张道庸被关在军部的一个房间里,叶道之则被押赴刑场处决,时年28岁。直到1983年,总政经复查证明其系违纪行为,才为他平反,恢复名誉。

携枪出走的三人之中,陈五和的结局最好。他辗转回到延安,本想找领导讨个公道,再回老部队。但因违纪,陈五和没有讨到什么公道,还被发配到129师教导队坐“冷板凳”,任副队长兼教员。脾气火爆的陈五和一气之下,改名为陈康。

百团大战后期,由于干部伤亡较多,386旅旅长陈赓让参谋长周希汉去师教导队挑选干部,补充部队。

拿着名册点到陈康时,周希汉傻眼了,你不是红31军的勇将陈五和吗?啥时候变成陈康了?

陈康面对周希汉的一连窜追问,又是摆手又是摇头,一脸欲说还羞的无奈。

周希汉递交的选调名单,第一个就是陈康。主管部门勉强同意放行,但有一个附加条件,陈康这种“问题干部”,不能当军事主官。

周希汉嘴上答应,心里却想,我先要到手再说。周希汉带着陈康回到部队,把上级的这个特殊要求向陈赓旅长和政委王新亭作了汇报。陈赓骂了一句粗话说,这容易,让陈康去没有团长的17团当副团长。等打几个胜仗再转正,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。

陈康从此成为陈赓麾下的一员猛将,先后任17团团长、太岳军区第4军分区代司令员、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13旅旅长,第二野战军13军军长等职。1955年,陈康和周希汉、陶勇、王必成一起被授予中将军衔。

 


posted @ 22-06-23 12:5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贵州快3平台,贵州快3官网,贵州快3网址,贵州快3下载,贵州快3app,贵州快3开户,贵州快3投注,贵州快3购彩,贵州快3注册,贵州快3登录,贵州快3邀请码,贵州快3技巧,贵州快3手机版,贵州快3靠谱吗,贵州快3走势图,贵州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贵州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